硅谷华人生活,你不知的另一面
2020-09-04 01:11:31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
来源:天下传播

乔老师,经常拜读您的文章,太多共鸣。下文是我在硅谷生活6年的观察、经历和感悟。您之前写的太好了,珠玉在前,献丑了。如蒙发布不甚感激,文章落款就用笔名“明天”。

作者:明天。优化:乔木

水深火热的硅谷

最近硅谷因为百年不遇的雷电气候引发山火,使往年的山火提前了,又因为疫情原因缺乏消防员,硅谷周围一圈一度几乎成了火焰山,许多区域处于撤离警告状态。

(图中红色和黄色为撤离和撤离警告区域)

硅谷狭义上指圣何塞 San Jose,广义上通常指整个旧金山湾区。旧金山湾区在美国的西海岸,面朝太平洋,这几天可真是水深火热:一半是海水,一半是火焰。

旧金山湾区,有因美丽的海岸线著称的加州一号公路,周边有很多森林公园,湾区常年阳光灿烂,不着火的时候空气也不错,雨少的时候干旱缺水。近几年雨量多了山火也多,华人常常戏称自己生活在好山好水好无聊的大农村。

好山好水的背后是高昂的房价和生活成本,日渐拥堵的交通,人际关系的冲突和疏离,以及现任大统领及右翼不断炒作中美对立下,大环境的日渐不友善。

硅谷虽然政治光谱自由包容,但疫情发生以后也有不少针对华人的歧视和仇恨,其中最难受的是发生在华人超市那次。

当天一位华人女性正在排队等待结账,由于后面的人距离太近,这位同胞提醒对方需保持社交距离,结果遭致后面人的攻击:你一个中国人还有脸说,都是你们把病毒传过来的。现场其它族裔的人也群起围攻。

虽然只是口头骂战,但这样的事在硅谷以前没听说过。

葛朗台式的生活

我在硅谷的人际交往圈,基本上都是高科技、高学历、中产移民家庭。在国内的时候生活无虞,没有太大的经济压力。到美国后,大多过起了葛朗台式的吝啬生活,很多人的家庭也因此冲突不断。

A先生,全球排名前30名的大学毕业。他是我认识的同行业中,在美国混的最好的,英语口语接近母语水平,收入属于第二高梯队。

有一回请这位仁兄一起吃饭,发现有龙虾,他当场表示替我们肉痛,甚至表情看着有些痛苦。当时我到美国时间还不长,有点不可思议,不就是个龙虾吗,有那么夸张吗?

硅谷很多华人妈妈不管是什么学历,在国内做什么职业,收入多高,到了美国以后因为种种原因,很多人都做起了全职的家庭煮妇,或者以家庭为主的半职主妇。

B女士,在国内时年入几十万,家务有保姆包办,移民后全部自己做。第一次见面就跟我吐槽,说现在一家人很少出去吃饭,而且人均标准都在20美元以下。

我笑着说,你们家的人均标准已经很高了,我家出门觅食的人均标准就是8刀。

C女士,在国内的时候是大学教授,现在硅谷当幼师。

湾区幼师的小时工资,大约是加州最低的12刀起,全职幼师和半职幼师的年收入2到3万美元,高一点的4万。更高一点的也有,需要是总监等管理职务,单纯作幼师的很少。

硅谷四家大公司的首字母Facebook、LinkedIn,Amazon、Google,简称FLAG,是最好的工作。

C的先生就在硅谷人人向往的FLAG工作,后跳槽到一家小公司,年入超70万美元。

她家是我接触过的工薪阶层收入最高的,但即使如此,她家和不少硅谷年收入超50万美元的高收入家庭,也不认为自己是生活无虞的富人,大部分都像C女士一家一样,过着普通中产的生活。

有些人即使在湾区一流学区帕里奥图,买了几百万美元的房子,还是自认工薪阶层。

而C女士,从国内高收入的教授,到硅谷几乎是最低薪资的幼师,虽说工作无贵贱,但硅谷的幼师,单从性价比来看是非常差的,薪资低不说,假期还少。

硅谷的幼儿园,为了支持家长们的工作,大都没有暑假,只有两周的冬假。而税前2万的话到手1万,用她先生的话说,这点钱还不够交税的零头。

税、税、税

美国65岁以下单身,年入1万2以上就得缴税,夫妻合并报税为24400美元。联邦税加上州税,使得大部分高收入的码农家庭,税后净收入腰斩,或接近腰斩。

(美国的收入税)

D女士,和C女士先生相仿,也是国内一流科研机构出身,个人年入几十万,本人并不想移民美国,因为孩子和丈夫喜欢美国,只好辞掉工作来美团聚。

美国居,大不易,经济上压力遽增,导致夫妻冲突不断,想离婚又没离。她又得照顾孩子,又得想办法贴补家用。

以D女士的从业背景,要成为科技公司全职员工并不难,但刚来语言不过关,大孩子需要辅导功课,小的还没上学,又没有足够的钱送到幼儿园。

美国的幼儿园都是私立的,硅谷的幼儿园按月收费,每个月从1000美元起不等。为了省下这笔钱,很多华人家庭妈妈全职在家。其实白人也是。

开源节流,葛式生活

华人有开源节流的传统,硅谷的葛朗台工程师们将这一优势发挥得淋漓尽致,最热衷的业余活动就是薅资本主义的羊毛。

银行、公司、各种返利网站,各种新店开张优惠,乃至蹭福利好公司免费的饭、零食。

E先生,美国博士毕业,为了省钱每天上班带盒饭。某天夫妻俩到我家做客,临走送了些食物,二人脸上都浮起了“太好了,占到了便宜好高兴,可是又不能表现出太开心的样子”的表情。

硅谷葛工们的葛式生活有共性也有个性,在节流方面也充分展示了丰富的创造力和想象力。

小时候对台湾的印象就是祖国的宝岛,有种遥远的朦胧的好感,真正领悟到两岸同胞一家人是在硅谷。

硅谷的工程师们不管来自祖国大陆还是宝岛台湾,都是属葛朗台的,抠门指数不分伯仲。这方面神奇的一致,不知是华人特有,还是人类在美国的共性?

台湾的F先生,移民美国几十年,在大公司工作。硅谷的大公司普遍工资高,待遇好。尤其FLAG,几乎是人人向往的梦公司。

旧金山停车收费的咪表多是投币式的。这位F先生,为了避免多投,每次投币前都会反复数好,绝不会多投一枚。

葛工们的省钱创意绝不仅仅止步于此,比如某位葛工,传说一张面巾纸要分割成数份使用。

硅谷的超市中,有已经入驻上海的Costco,俗称抠死抠;有价高质好的全有机超市wholefood,又称后父子;还有价格相对实惠,也售卖部分有机食品的sprout。

有一回在sprout买菜,听口音是来自台湾的一对,年过半百的大叔,众目睽睽大众广庭之下,喝斥同样年过半百的太太,放下手中价格略高的水果。

太太虽然脸上青一阵红一阵,但没有多言语。

从女孩到妻子,谁造的?

下图讲的是一个男人问上帝:为什么所有的女孩子都那么可爱,所有的妻子都总是怒气冲冲?

上帝说:女孩子是我造的,妻子是你造的,是你的问题。

这和贾宝玉说女人在嫁人前都是珍珠,嫁人以后就都变成了鱼眼睛,有异曲同工之妙。

人与人,家庭与家庭之间的共性,其实很多地方超越了文化和族裔的不同。

发这张图片的是一位印度人,点赞的有我、一位台湾妈妈和若干个印度妈妈。

亚裔是美国各族裔中收入最高的群体,但华人并不是亚裔中收入最高的群体,其中有相当数量的华人从事体力劳动。

疫情下,受冲击最大的就是他们,同时受到生命安全和生存艰难的威胁。

G女士,在国内的时候是幼师,丈夫在硅谷的华人建筑、装修公司打工,每小时15美元左右,这份收入难以支撑一家四口人的硅谷生活。

G女士不太会英文,日常无法用英文交流,书面也有困难,有时找我帮忙看看孩子学校的通知邮件什么的。因为语言不通,又要照顾孩子,G女士选择了送包裹的工作。

疫情下,业务比以前多,但也很辛苦,有时得晚上十点钟后才下班。

G女士是北方人,人长得又美又酷,个性爽快,爱在朋友圈晒幸福,发的总是院子里烧烤、换了新车等满足感。

不堪重负的撒手

疫情之下,已经居家达半年之久,再加上中美关系的紧张局势,硅谷的华人处境越发不容易。

近几天硅谷突发几起码农自杀事件,死者均在硅谷大公司工作,年龄也不是很大,处于硅谷食物链上层,拥有人人羡慕的生活,却突然撇下妻子幼子而去,有的还是2个娃。

活着都不易,谁不是一边不想活了,一边还得继续生活。

为什么不回国?

总有人问我到底美国好还是中国好?如果美国有那么多不好,为什么不回去?

根据个人经历,我的回答总是中国有中国的好,美国有美国的好。

为什么不打包回国?想法有这么几点:

第一,中国人讲究衣锦还乡,要回国也总想着等发迹了,再彻底打包回去。

第二,普通人并没有那么多的迁徙自由。如果是高端人才,或财务自由了,想回去就回去,想在哪就在哪,一般人经不起折腾。再说中国职场四条腿的蛤蟆不好找,两条腿的人遍地都是。我们这些年龄没有优势的普通中年人,回去没什么机会,很难找到合适的工作。

第三,不破楼兰终不还,这是最近冒出来的倔强的想法。美国有些人不是要搞对抗,要脱钩、排华吗?不能人家一排就跑,那不正中他们下怀?

在一触即溃和坚持到底之间,哪个更是华人传统、英雄本色?今年是抗战胜利75周年,当年中国人民可是坚持抗战,最终胜利的。难道现在比那时还难?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
欢乐生肖 疯狂斗牛 pk10机器人 快3平台 全民彩票 湖南快乐十分 五分时时彩 一分时时彩 上海快3开奖 福建快3开奖